请记住我们的永久域名:m.sdgfdi.com

【另类搏击俱乐部】(3-4)

(3-4)高级会所往往少不了「道上的朋友」,敢办玫瑰搏击俱乐部,玩如此香艳的比赛,自然也是如此,也正是「道上的朋友」保护,才能让选手们能够正常生活不被打扰。    不过,地头蛇的势力还不至于掌控全球,所以梨花舞的悲惨遭遇也就不足为奇了。    输给方晴后,梨花舞不仅被全场观众打屁股,还要穿着绳衣回国,她现在的处境是内衣外是绳衣,然后是牛仔裤和衬衣,外面还有风衣,这样一来,倒不会让人看出异样,不过牛仔裤让绳结的摩擦更剧烈了。    在飞机上,没有刀,想弄断这么专业手法的绳衣也不容易,她也只好忍着,而一路以来的不断摩擦,也弄得她心神不宁。    倒霉的是,俱乐部还给她订了商务舱,同舱刚好有王达——王叔的公子,曾骚扰李瑶的那个纨绔子弟。    王达看舞相貌不错身材也好,就来搭讪,而心烦意乱的舞哪有雅兴调情,自然是理都不理,王达虽不悦,但也不好在飞机上胡闹,不过,他还真有航空公司的朋友,这小子拿到了舞的住址。    憋了一路的王达一出关,便打车直奔目的地而去。    此时舞则慢吞吞地完成手续,然后乘再打车回家,整个过程比王达慢了不少。    到达公寓时,天色已晚,没什么行人,舞急急忙忙地打开房门,随手一关,就去脱衣服,王达则悄悄熘了进来,关好了门,扑了上去。    此时舞已脱下风衣,正在脱牛仔裤,就被王达扑倒在床,王达看到内裤外的绳衣,更是兴奋:「没想到啊,还是个小淫娃!」正常来说,舞的战斗力是足够自保的,可刚在国外受了折磨,又被绳结折腾了一路,再加上还没脱掉的牛仔裤限制了双腿,让她挣扎了许久也无力摆脱王达,而王达也是老手,又袭胸,又拉下面的绳子,嘴也在脖子上乱吻,让舞瘫软下去,内裤也早已湿透,接下来,王达拿起桌上的水果刀,挑断舞屁股处的绳子和内裤,便要提枪而入。    舞正要呼救,却被王达将内裤塞进口中,只能发出「呜呜」声。    之前调戏李瑶不成还进了派出所,被警察教训完又被老爷子骂,今天路上舞又没好脸,王达终于得到了发泄的机会,他每一下都奋力刺向最深处,越来越起劲也越来越兴奋。    舞深感恐慌,奋力挣扎,充满痛苦的哀鸣反倒刺激了王达,让他更加兴奋,不过最后关头,他还有一丝冷静,没留在里面,而是一把拉过舞,全都射在脸上。    脸上腥臭的精液,口中同样味道浓重的内裤,加上王达不断拍照的声响,让舞倍感屈辱,泪水决堤。    王达则用舞身上的绳子反绑她的双手,一根烟的功夫,这小子又来劲儿了,便提枪再战。    这回,他没玩后入,而是将舞的牛仔裤脱下,抓起右腿来侧入。    舞很想重重地给他一脚,可此时浑身乏力,又在性的刺激下麻痒,担心杀伤力不足反激怒对方,只好作罢,而王达则是急于泄欲,没什么技巧,粗暴直接。    舞这边一路上的刺激也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,她迎来了大爆发,她忘我地宣泄着,叫得王达心花怒放,而紧缩的阴道让王达爽歪歪,不过最后时刻,王达还是忍住了,他又将子孙们留在舞的脸上,还将舞绑在桌角上。    此时王达看到了舞的照片:「嚯!没看出来,小娘们儿还是摔跤手啊!是不是输了就得让人干?看你活这么好,估计也没赢过吧,去了就让人干,输比赢还爽!哈哈!」舞能听懂中文,王达这番话又让她更加屈辱,泪水再次决堤。    王达一手掐住舞的喉咙,另一只手则拿刀尖拨弄着舞的乳头:「来,再让爷爽一发!」舞不敢抵抗,只好给他口交。    过程中王达还不时扇几个耳光。    最后,他再次射在舞的脸上。    然后将精液以及自己碰过的东西全擦一遍,还擦了地,才满足地离开。    虽然王达的捆绑手法算不上高明,但疲惫不堪的舞也无力挣脱,就这样过了夜。    第二天一早,舞还没来及挣脱绳子,门就开了,这次来的是她好朋友雨宫香。    雨宫香是舞儿时的玩伴,两人感情很好,一起读书,一起玩,一起学习空手道,长大后,舞来到东京成了摔跤手,香则去了名古屋当了警察,而两人都有对方住址的钥匙,并约定随时可上门,也正因如此,才让舞有了救星。    解下舞的绳子,了解了事情的经过,香力劝舞去报警。    香有着不输舞的好身材与容貌,而比起性格稍张扬的舞,香则内敛且充满正义感,因此她将警察作为职业。    王达在日本出了事,王叔就要想办法摆平,事实上,王叔的集团正是方晴事务所的大客户,这一次,方晴及其助理孟馨随王叔来日,并聘请当地的辩护律师,帮助王达脱罪。    其实方晴对王达满是厌恶,但作为律师,她总是要求自己工作中撇开私人感情,且此桉确实缺乏直接证据,再加上本地名律师助阵,方晴信心十足。    证据不足,辩护律师还总说「从监控上看,舞小姐的动作有些怪怪的」,让舞倍感屈辱,方寸大乱。    毕竟,她总不好说自己穿上绳衣,绳结在摩擦自己的敏感地带。    最终,王达被判无罪,而舞看到王叔不断感谢着身边的方晴,认定是她让自己再度受辱,此刻仇恨的种子在舞心中埋下了。    回家后,舞与香抱头痛哭,在抽泣中,她讲述了自己到中国参加玫瑰搏击俱乐部以及与方晴的对决,「比赛结束还不收手」、「来日本帮助那个坏人」等恶行也让年轻的香警官冲动起来,「去中国复仇」想法开始滋生。    很快,一直没休过假的香申请到了一个月的假期,舞也推掉所有安排,并联系了玫瑰俱乐部,还推荐了香。    香一来到中国,便要求玫瑰俱乐部安排比赛,结果,她在普通组里轻松战胜了一个爱好者,险胜一个省跆拳道季军,输给了一个市散打亚军。    无论是跆拳道季军还是散打亚军,体重都比她重一些,也就是说,她能跟比自己级别大的专业选手抗衡,因此,拿到了战斗力s级的评价。    而这样的战斗力,可以说已经是高级组里的顶级了,毕竟专业的搏击运动员,大多数比较阳刚,缺乏女性魅力,也就进不了高级组。    获得了高级组的参赛资格,香急着找经理安排比赛,而且点名要找打败舞的选手「讨教一番」,经理何许人也?怎么会被个外国娘们儿牵着鼻子走,他一方面表达方小姐近来没有档期,一方面又说没香小姐完全可以成为俱乐部的招牌,要安排更高规格的对决,一番恭维后,香也无法反驳。    很快,「东瀛警花」香迎来了第一场比赛,对手是「摔跤美人」舞。    两人都是进入休息室,才知道对手是彼此,此时想退赛已是不可能的了,要陪上巨款,所以只好硬着头皮准备打。    梨花舞,25岁,摔跤手,162cm,49kg,34d,战斗力s,0胜1负……雨宫香,24岁,日本警察,165cm,48kg,34d,战斗力s,0胜0负……这次,舞的装束是情趣护士装,白帽白衣小白裙,还有白丝袜和白高跟鞋,扎着马尾辫的香则是cosplay不知火舞的红色忍者装束,服装还原度之高,让香到惊讶,当然她多穿了件红色胸罩。    比赛开始,两人面面相觑,谁也没出手,观众们已发出嘘声,此时舞回过神来,用日文说:「香,快出手,不然我们都惨了!」「啊?怎么打?」香还没搞清楚状况。    舞在她眼前挥过一拳:「没办法,来痛快的打一场吧,我们好久没打了!」「好,我来了!」香也是一脚从舞面前扫过。    接下来,两人彷佛回到以前一起练习空手道的时光,互有攻守,从搏击的角度看,对得起这场s级的对决。    可观众花那么多钱,显然不想只看搏击,所以,第一个掉落的道具,就是重量级的——跳蛋一枚。    捡到这个道具箱的是香,她拿出跳蛋后,完全傻了眼:「啊?!这什么意思?」「要么1分钟内塞我身上,要么就塞你身上!」舞回应她。    「这怎么塞啊!」香还是一脸懵逼。    「快,要没时间了!」舞赶忙提醒。    不过显然香对道具系统还是没能很好的理解,于是时间到,五名黑衣人登台,一人挡开舞,两人钳制住香的手臂,另外两个则在跳蛋上贴好肌肉贴,并将它们贴在香的敏感部位。    原本只是一枚跳蛋,现在变成了五枚,两个夹住香的左乳头,两个夹住右乳头,另一个顶在阴蒂处,而全程中黑衣人都是凭借良好的手法完成安放,没有扯下过内衣裤,没有走光露点。    「啊!」五枚无线跳蛋瞬间被调到最大,突入起来的刺激让香站不稳,跪倒在地,她的脸颊已经泛红,呻吟声分外撩人。    而此时,又有道具箱掉落,这次是舞捡到箱子,一开箱,便喊出了「雅蠛蝶」。    原来,箱子中是一个按摩棒。    眼见舞手中的按摩棒,已经非常狼狈的香也直喊「雅蠛蝶」,看着香的样子,舞瞬间心软,她把按摩棒杵向了自己的内裤,此时黑衣人登场,将按摩棒绑在舞的右腿内侧,同样是开到了最大。    此时香已浑身发软,又看到舞为自己而受罪,更是无法发动进攻,舞则意识到了危险,立刻一拳挥向香,并大喊:「快打!」香被打了擂台边绳上,又弹向了舞,这次她也出拳,舞躲闪不及被击倒,香也顺势倒地,两人开始了缠斗。    新的道具也如期而至,而倒在地上的两人还面临着身体的严重刺激,根本没顾上去捡道具,此时倒计时的声音响起,舞才意识到状况,她喊道:「快捡道具!」说着,两人连滚带爬地冲向纸箱,可还是没赶上。    黑衣人进场,打开纸盒,向观众展示里面的道具——手铐,然后他先是将香的双手反铐在背后,接着又掏出另一副手铐对舞如法炮制。    经过了跳蛋和按摩棒的一番摧残,现在又被反铐双手,两个被汗水浸透的日本妹子已经很难站稳,可还必须发动进攻。    香挣扎着过来,跃起后想双脚踹向舞,不过最后那一步却没蹬上力量,没有搞对方向,却迎来新危机——她的双腿分别在一根边绳的上下飞过,两腿之间则飞向了边绳,触到绳子后下体传来剧烈的疼痛,重重摔在地上的一刻,她再也无法阻止尿液的喷涌。    「这日本骚娘们儿真会玩嘿!」观众们传来阵阵嘲笑,虽然听不懂,香也知道一定是对自己的嘲笑和侮辱,她的泪水也夺眶而出。    「对不起,我别无选择!」舞说着又在香的屁股上踹了一脚。    又有道具降临,舞反手打开了盒子,是电击器。    香看到舞将电击器拿在手上,吓得脸色发白,她奋力挣扎,却未能爬起来。    舞侧倒下身子,用手中的电击器攻击香,香痛苦不已奋力挣扎,这下舞失去平衡完全躺倒,倒下时她手中的电击器还是开启状态,而擂台上刚好是之前香失禁的尿液,于是,电流被传回给了自己,突如其来的电击让电击器脱手,可开关没停,自己的身体又压在了上面,在抽搐和尖叫声中舞也失禁了,满地的尿液让香也无法逃脱,两人的尖叫声此起彼伏,观众看得是血脉喷张,众多「公主」们,开始熟练地解开裤带,用嘴,用手,用各种体位为支帐篷的老板们服务。    比赛也无法继续,电击器没有远程功能,两人也都无法动弹,湿漉漉的擂台让黑衣人也不好下手。    「啊~~~~啊~~~~」一声长长的呻吟后,舞昏了过去。    接着,香也没有了动静失去了知觉。    此时戴着绝缘手套的黑衣人登场,翻过舞后关闭电击器,接着,水枪向两人喷射,两人才慢慢睁开眼睛。    大屏幕显示「doubleko」,两人头像下在战绩中都各加上了一场失利,这也就意味,她们都要接受惩罚,不过两人目前的身体状况很是危险,医生进场检查她们的心率血压,黑衣人则先关闭了按摩棒与跳蛋。    此时观众们又躁动起来,「惩罚!惩罚!惩罚!……」的喊声不绝于耳,大屏幕赶紧响起了广播声:「各位老板请稍安勿躁,惩罚环节一定会进行!请允许我们调整好两人的状态,再让大家尽兴。    」香身边的医生先做了ok的手势,在黑衣人扶起香的一瞬间,跳蛋又被开启,香跪倒在地,不断呻吟:「啊~啊~啊~~~」广播声又起:「现在请各位老板按照手中入场券的序号一次到擂台前,完成对我们‘东瀛警花’香小姐打屁屁的惩罚!做完的老板请转到擂台另一侧,‘摔跤美人’也在等着大家。    」香人站在擂台外侧,面朝擂台内,身体则从第二根边绳上穿过,刚好把屁股噘得高高的,忍者装下摆撩起,内裤退下露出圆润的屁股,承受着各位老板的娱乐。    舞在被拷在擂台的边柱上,每人可以拿到三枚生鸡蛋扔向她。    广播再度发声:「请完成惩罚游戏的老板们先回到座位上。    今天为我们带来精彩比赛的‘东瀛警花’和‘摔跤美人’都是战斗力s级的高手,比赛虽然平分秋色,但两大美女谁更强,相信大家一定很想知道,对不对?那么我们安排一下简单的附加赛,让两人再比一下好不好?」观众的热情也再度被点燃。    黑衣人登上擂台,在对角线上拉起一道长绳,绳子每隔30cm就有一个大大的绳结。    「好,我们的准备工作已经完成了,接下来,就让我们的‘东瀛警花’和‘摔跤美人’来一场走绳大赛吧,输的人嘛,就保持今天的样子,直到下一场比赛吧!另外谁赢谁输,各位老板还可以投注哦!」此时,香与舞的跳蛋与按摩棒分别被取下,香首先被抱上绳,广播提醒:「香小姐,如果您未完成,就直接算输哦!」翻译提示后,香吓得赶紧点头,铃声一响,她就奋力向前,刚才取下跳蛋时,她已过了最高峰,此时兴奋度还比较低,她想速战速决,可脚下越快,绳子的摩擦就越剧烈,刚刚过半,她就差点失去平衡,此时的叫声也让人听不出痛苦。    接下来的每一步,对香来说都是非常艰难的,而眼看就要完成4/5,她被脚下的水一滑,失去了平衡,栽倒下来。    「哎呀呀,好可惜,我们的‘东瀛警花’小姐眼看就成功了!不过香小姐,咱们得愿赌服输,您输了,手铐就要一直带到下一场比赛开始的时候啦。    另外呢,刚才在对两位小姐进行急救时,我们的小玩具是被取下了,按照我们的规定,在惩罚环节结束前,所有小玩具是不能被取下的,今天如果就这样了,对我们其他选手也不公平,大家说是不是?我看这样吧,今天的小玩具,两位就玩到电池没电好了。    另外呢,给两位个小福利,你们身上小玩具的遥控,我将交给你们彼此,谁能先让对方装满我们的小烧杯,她就赢了,赢了之后呢,她的玩具也可以给对方!」接下来,两人又都被固定在特制架子上,身下则大漏斗,漏洞下是一个200毫升的小烧杯。    对于经历过多次高潮和失禁的两人,想装满200毫升烧杯其实并不容易,何况还穿着衣服,内裤也会带走部分液体。    香中学一直读女校,后来专注警察课程,虽是美女,却未曾恋爱,也没体会过性的乐趣,而舞就不同了,中学时代已经有过体会,作为摔跤手出道,也曾被同行强暴,又被王达袭击,她的身体已经比香敏感许多。    但现在香身上有五枚跳蛋刺激着三大敏感处,舞则只有一支按摩棒,所以总体上两人的情况相差不大。    舞已经顾不得姐妹情,一拿到遥控就调到了最大,香也很快将遥控调到最大,很快,舞先忍不住了,一阵呻吟声中,液体喷射而出,但她未能装满200毫升,香则后来居上,完成了目标,至此,舞获胜,但她要等香将两套小玩具都玩没电后,才能取下手铐。    回到休息室的香在跳蛋的折磨下读秒如年,瘫倒在地上的她已记不得自己高潮了多少次,终于等来了嗡嗡声渐渐减弱直至消失,黑衣人马上进入,将舞的按摩棒绑在她的右腿上,继续满负荷工作,香也迷失在了一轮轮高潮中……深夜,黑衣人进入舞的休息室,解开她的手铐送她回房间休息,这也意味着香苦难的一天终于结束了。    第二天一早,黑衣人送来了食物,被反拷着的香却根本没法吃,她提出抗议:「把手铐在前面行不行?」「香小姐,游戏规则是您的道具要保持到下一场比赛,这个不能改变。    」经理的回复让香陷入绝望。    「这样拷着我怎么吃饭!怎么洗澡!怎么上厕所!犯人也不会这样24小时都铐着的!」「这样吧香小姐,考虑到您现在的确有诸多不便,我们允许舞小姐来照顾您。    不过,这样您就要到员工餐厅去用餐了。    」本是英姿飒爽的警花,现在却像犯人一样被铐着,生活都不能自理,还要戴着手铐去餐厅,香不禁开始抽泣起来。    「香小姐,您不用担心,员工食堂没有外人,您的道具也不会引来特别关注的,您可以放心。    」虽然无奈,香还是答应了经理的条件。    接下来,舞被带到香的房间,她的首要任务就是为香洗澡,毕竟昨天太过狼狈,身上的味道实在难闻。    冲洗过后,舞在浴缸里放好了水,然后扶香坐下,然后她也坐了进来。    本是来为好姐妹报仇,如今自己都需要照顾,所有委屈再度爆发,香的泪水不住地流,而此时的舞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,她起身去抱香,却没站稳,嘴直接对到了香的嘴上,看到香没有任何躲闪,舞也干脆抱紧她,舌吻起来。    香被舞的举动弄得有点懵,当舞的舌头伸进嘴中,她也不排斥,还有些兴奋,于是,二人用嘴,用舌,用手让对方暂时忘却了烦恼。    此时,方晴收到经理的消息,问她愿不愿意接受日本选手的挑战,方晴没有拒绝。    很快比赛就安排妥当了。    由「律政俏佳人」方晴联手「邻家女孩」孟馨对抗「东瀛警花」雨宫香与「摔跤美人」梨花舞。    方晴,26岁,律师,173cm,55kg,35d,战斗力a-,9胜2负……孟馨,22岁,文员,165cm,48kg,34c,战斗力d,3胜0负……梨花舞,25岁,摔跤手,162cm,49kg,34d,战斗力s,0胜2负……雨宫香,24岁,日本警察,165cm,48kg,34d,战斗力s,0胜1负……方晴今天身着一套浅色西装,下装为长裤,这为她发挥腿上功夫提供了便利,盘起的长发更显干练;孟馨则是大t恤和短到不能再短的牛仔短裤和运动鞋;梨花舞穿了一件日本足球队的球衣,下穿短裙和运动鞋,一副啦啦队的装扮;雨宫香则依旧扎着马尾,修身蕾丝边衬衣,短裙和黑丝袜,将身体曲线完美勾勒,性感十足,此时她的双手还被铐着,这三天来,她的手铐只在刚才穿衣服时打开过一次。    四人已在擂台上站好,此时经理登台:「各位朋友们,今天是我们玫瑰搏击俱乐部历史上第一场2vs2比赛,接来下,就让我们一起来期待这场精彩的比赛!香小姐,之前承诺过您,您的手铐会在比赛开始前打开,现在钥匙在这里,您打开手铐的那一刻,比赛就开始。    」说着,经理贱兮兮地将钥匙从香的领口放入。    「混蛋!」舞想上前,却被黑衣人拉住。    「舞小姐,钥匙还得让香小姐自己拿才行。    」说着,经理离开了擂台。    由于香的衬衣下摆塞进了裙子里,想把钥匙弄出来可相当不容易,她挣扎了半天都没能取出来,这场面让观众兴奋不已。    「不耽误大家时间了,还是请舞小姐帮着拿出来吧,本来呢,如果香小姐能自己打开手铐,那么这副手铐将作为她的道具,不过既然没打开。    那就请舞小姐把手铐给方晴小姐吧,开局的道具只能拱手让人了。    」经理贱贱的声音再次响起。    「没关系,撑1分钟就好了。    」舞安慰着香。    「这个开场道具呢,咱们就不限制时间了,当然,钥匙我就拿走了,不过呢,方晴小姐,你们可要好好利用哦,如果被舞小姐和香小姐抢走,那就完蛋喽!」比赛开始,舞与香联手攻击方晴,方晴防着左边右边就挨打,防着上面下面就中招,孟馨赶来支援,被香一脚踹翻。    这时第一个道具出现,舞抢到,是小木板:「香,她交给你,我去完成任务!」说着,舞拿着小木板冲向孟馨,方晴则被香压制无法去支援。    孟馨根本不是舞的对手,小木板一次次地打在她的屁股上,她出脚解围,却正中舞下怀,被抓住了,舞乘机刷数据,孟馨急忙飞起另一只脚攻击舞的头部,这次舞不得不躲,此时计时结束,舞只差一次就完成了任务。    但没完成就要接受惩罚。    这次的惩罚方式是舞被按在场边由黑衣人打屁股1分钟,擂台上的对决则不会停。    「孟馨,上,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!」说着方晴连续出脚,香只能快速后退,孟馨则从另一侧攻过来,香被绊倒,孟馨立刻扑了上去,方晴也迅速赶到,香奋力挣扎。    这边挨着打,又看到那边的香陷入困境,舞无比着急,结果她一下挣脱了黑衣人,此时惩罚时间还没到,于是,大屏幕闪烁。    舞逃脱惩罚被追加处罚3分钟鞭刑,此时李瑶又是一身套装登场,对着这被按住的舞一通挥鞭,舞的呻吟声不绝于耳,她的内裤也被抽破好几道口。    大屏幕再次闪烁,提示扒下下装有惊喜,于是,原本想铐住香的方晴与孟馨将目标锁定在了她的去裙子上,此时香也伸手去拽孟馨的短裤,方晴立刻将手铐铐在她的手腕上,而孟馨则扯开了香的短裙,几经周折后,终于拿在手中,方晴也拉着手铐向后噘,擒拿技一出,香又被反铐住了双手。    撕扯中,她不仅没了短裙,蕾丝衬衣也被弄破一大片,亮紫色的内衣原本是朦胧可见,现在则无比清晰。    孟馨的奖励也到了,是一根半米长的拘束杆,黑衣人将香的双脚分别固定在两头,这样手被反铐,脚也失去了自由,香基本丧失了战斗力。    另一边,舞的惩罚终于结束,她回到擂台上时,局面已失控。    退场的李瑶将手中的鞭子抛向擂台,被舞接住,舞抄起鞭子便抽像方晴,方晴奋力后退,这一鞭还是抽到了她的大腿上,裤子破了个大口子。    舞再度挥鞭,方晴一把拉过香挡在身前,香的胸前被狠狠抽中,她发出一声惨叫。    接下来又是道具时刻,舞抢到了箱子,里面是电击器,这也可以看做她翻盘的唯一希望。    方晴抓着香来与其周旋,香突然发力向后一拱,方晴失去了平衡坐倒在地,香奋力一蹬一头撞倒了孟馨,此时舞抓住机会扑向方晴,并打开电击器。    方晴被电得痛苦不已,舞则充满仇恨,她来开方晴的衣服,将电击器伸向胸前。    「啊~啊~~不要~啊~~~!」这时,所有人都看到方晴浅色西裤的裆部变成了深色,她失禁了。    此时,擂台上洒落了大量无线跳蛋,孟馨赶紧抓起来就往香的内衣裤里塞,舞也在对方晴做着同样的事情,而且她塞的时候还不忘电两下。    孟馨起身去营救方晴,舞也准备迎战,方晴死死抱住舞的右腿将其拽倒,舞回身对着她就放电,痛苦中的方晴也未松手,赶过来的孟馨对着舞的背部连踢数脚,舞手中电击器也掉落了下来,这一刻,她知道自己大势已去,眼前一黑,晕了过去。    香则在跳蛋攻击下达到高潮,两声长叫后失禁。    李瑶再度出现,这次她手握水枪,对着失去知觉的舞一通喷,唯一还有行动力的孟馨赶紧躲到一边,就在舞刚刚睁开眼睛之际,方晴集中最后的力气打开电击器,水将电流传给了擂台上的三个人,很快,。    三人都陷入昏迷,比赛结束,孟馨方晴获胜。    医护人员进场,帮三个昏迷者恢复神智。    舞和香先要接受惩罚,此时经理登场了:「真是一场精彩的比赛!舞小姐刚才电击器用的更是让人过目难忘,我看这样吧,我们就把对香小姐实施电刑的机会留给舞小姐吧,舞小姐,不要让人失望哦,不然的话……嘿嘿嘿!」「混蛋!」舞心里在咒骂,却不敢表达出来,她拿起电击器走向香,香看到电击器上闪烁的光芒,吓得回身颤抖:「雅蠛~~雅蠛蝶!」但此时舞也别无选择,她拉开香破碎不堪的衬衣,在胸、腹和腿上电来电去。    「啊~~啊~~啊~~~~」香的惨叫响彻全场,泪水、口水、汗水和尿水不断涌出。    经理又发话了:「对了,今天是方晴小姐的第十场胜利,我们也应该给她特别的奖励是不是?方晴小姐,您有什么想法?」方晴正将内衣中的无线跳蛋取出,左侧取完又取右侧:「我上次被判犯规的惩罚,我想让她们也玩一次。    」「没问题!」经理抓住了方晴的手,「只要你一直留着剩下的就行!」方晴放弃了取出内裤的跳蛋:「好,没问题。    」经理看着痛苦不已的香:「哎呀,舞小姐的表现真算不上精彩,不过今天也就这样吧!舞小姐,上一次比赛的走绳游戏,您都没玩,今天您得把这一课补上。    」说罢,黑衣人将上次的长绳在擂台的对角线上固定好,并将舞放在上面,舞刚走两步,经理又说话了:「舞小姐,这样不行啊,您好像忘了点什么吧!上次是这样的吗?」「手铐,来吧!」舞只想快点结束。    「对嘛!李瑶小姐,您也上来吧,帮帮她。    」此时李瑶反铐了舞的双手,还甩起了鞭子抽她:「快走!别磨蹭!」舞狠狠地瞪了她一眼,李瑶的鞭子就再度袭来,舞背后的球衣多出了一道大口子。    此时无线跳蛋的速度忽快忽慢,方晴腿一软,差点倒地,孟馨想去扶她:「你别过来!别添乱!」说着,方晴重新调整了姿势,她也不敢去扶擂台边绳,生怕经理再出新花样。    而原本躺在擂台上喘着粗气的香身上也有不少跳蛋,她此时已经不起刺激,呻吟声再度响起。    挨了20多鞭后,舞终于完成了走绳,黑衣人将她与香分别吊起,贴满电击贴,开始10分钟电刑和鞭刑。    两人上次对决是用的大漏斗和烧杯也被分别放在身下。    「啊!!!」「啊~啊啊!」惨叫声响起,两人也相继失禁。    「方晴小姐,您还满意吗?」经理问话的同时,黑衣人还将两人的尿液喂给对方。    「我上次~哦~嗯~我上次……还在休息室里~啊~嗯~被绑了一夜呢!」「原来方晴小姐说话喜欢加语气词啊!不知道方大律师打官司时是不是也会这样跟法国说话呢?」经理的话引来一阵哄笑,方晴的脸则憋得通红,「方小姐的提议倒是很合理,今天,就让舞小姐和香小姐在休息室里过夜吧!」「等等!我上次~嗯~我上次~还戴了那些。    」「哪些啊?」「嗯~口水球~啊啊~和……」「啊~按摩棒!啊~~~」说着,方晴的裤子内侧又湿了一大片,裤脚还在滴着尿液。    「看把方小姐急的,都急出尿来了!」经理又带来了笑声,「放心吧方小姐,她们的装备绝不会比您少。    」说着,黑衣人已经给舞和香戴上口水球,并在腿上绑上按摩棒。    香内裤中的跳蛋暂时被取出。    「香小姐,您的这些小玩具我们先帮您收着,等您玩够了那个,咱们再给您放好!」香和舞被抱回了休息室,方晴则在孟馨的搀扶下回了房间。    一进门,她就迫不及待地脱掉裤子,正要取出跳蛋,却被孟馨拉住:「经理说,那个得玩到没电才行!」「那怎~嗯~么办!」方晴的脸颊通红,眼中已泛起泪花,看到这一幕,孟馨情不自禁地搂过她,吻着她的唇,吮吸她的舌,揉搓她的乳房,轻捏她的乳头。    「啊~~啊~~~啊~~~~」方晴也不再拘谨,她隔着内裤将跳蛋塞进湿润的阴道,引导着孟馨的手伸向自己的阴蒂。    这一次,她也顾不上去照顾孟馨,只是尽情享受着,释放着。    对孟馨来说,眼前的冰美人已没了咄咄逼人的寒气,脆弱得惹人怜惜,只想尽力让她快乐、舒服,手上的节奏也伴随着方晴更加高亢呻吟不断加快……当跳蛋停止,方晴早已精疲力竭,孟馨也累得够呛,她们相拥着进入梦乡。    而经历了噩梦一夜后,回到房间的舞紧忙收拾行李,泪水奔涌而出:「不报仇了!报不了仇了!我要回家!」脸上依旧泛着红,手脚勒痕无比清晰的香则从背后抱紧她,语气无比坚定:「我们要找的不应该是那个方晴,而且王家!至于方晴,随时可以找她打!」「可是,可是……」此时舞已无比脆弱,香也不再多说,只是紧紧地抱住了她。    接下来,香真的行动了,她在日本就取得了王家的基本资料,这天,她在王宅附近观察,不过由于没有驾照,她没法开车,只能骑单车在王家别墅周围转悠,这一切,被楼上的王叔尽收眼底。    眼见一姑娘围着自家转了好几圈,王叔别觉察出了问题,他让保姆去买东西,同时告诉保安别关门。    果然,香上套了,她蹑手蹑脚地流进王家院子。    就在她走到房门口是,八名保安突然出现,此时香冷静下来,她没做抵抗,任由他们抓住捆绑。    香被五花大绑,押到后院游泳池边,此时王叔正坐在遮阳伞下,看着这个长发披肩的美女,胸部也应捆绑而更加挺拔,百褶裙下两条纤细的白腿,王叔感到自己的老伙计很是兴奋。    「美女,你来我家,想干嘛呀?」说着就是一记耳光。    香的脸被打得歪向一边,她不懂中文,只能用日式英语解释这是个误会,而王叔又哪能挺懂。    「行啊,还跟我装外国娘们儿是不是?我让你装!」说着,王叔抓起她的头发将她一头按进游泳池内,再度拉起,「你是谁,来干嘛,说不说实话?」此时香只顾咳水,哪里说得出话来。    王叔抓过保安的橡胶警棍,对着香圆润的屁股狠狠地抽。    「啊~啊~雅蠛~stop~啊!!!」刚才王叔就觉得香似曾相识,知道听她喊出日语,和那痛苦的表情,让她想起了玫瑰搏击俱乐部,作为高级会员,王叔看过香与舞的那场对决。    她将香散落的头发抓到脑后,再看这张脸,拿过电棍来照着香的胸部就是一下,此时香痛苦而扭曲的表情果然就是搏击俱乐部的那个「东瀛警花」。    王叔有点矛盾了,一方面,所有选手都会受到会所保护,王叔不想也不大敢跟会所对抗;另一方面,自己的买卖确实有见不得光的部分,眼下这日本警察找上门来,让他有点心虚。    此外,想干她是不可能了,至少现在不行,想到这里王叔很是失落。    「你到底想干什么!说不说!说不说!」王叔的电棍还在香的胸前乱杵,他知道问不出什么来,这样做只为满足自己的邪念。    「啊~啊~啊~~~呜」被保安架住的香无处可逃,她紧紧咬住自己的一缕长发,彷佛这样能减轻痛楚。    眼见香已大汗淋漓,王叔也住手了,吩咐保安:「报警,就说家里来贼了,把她解开吧,扔游泳池里,给她个救生圈。    」保安照做,警方来的时候,香正抱着个救生圈泡在游泳池里,王叔跟警察说,这个女人闯入我家不知要干嘛,见到保安就跑,最终被堵在了游泳池里,接下来安排一名保安去跟着警察做笔录。    王叔家颇有势力,辅警二话不说就跟香戴上了手铐,语言不通让香的辩解变得徒劳,此时,会所根据香手环的定位,工作人员来到此地,见香被警方铐走,便立刻安排正在会所中休息的方晴帮忙。    涉及外籍人士,民警也是赶紧上报,香乘坐的警车直奔分局。    接待香的是白梦雪,公安大学刑侦系的硕士,精通英语、日语、法语和德语,更是大美女,她刚参加工作不久,本是做内勤,因语言能力出众来帮忙。    一路上,香也想好了对策,她一口咬定自己迷路了,只是想借下洗手间,却被误会成了小偷。    白梦雪核实了香的身份,向这个日本同行·介绍了一些法律常识,还倒了杯水给她,就在香接水时,白梦雪看到香手腕处有绳痕,询问是否遭到虐待,香当然会矢口否认,此时方晴也到了,白梦雪也不好再追问。    事情解决,方晴开车带香回会所。    香质问方晴帮助强奸犯,方晴则指责香颠倒是非,两人一路吵到会所,在走廊上还喋喋不休。    方晴不耐烦了:「还想打是不是?」「打就打!来呀!」说着两人展开了肉搏,刚回来的孟馨见状想去拉架,舞则以为香受了欺负,也加入战局,李瑶、吴菲儿则在一旁看热闹。    在擂台外动手,这当然是不被允许的。    很快,经理带领大批黑衣人到场。    不由分说,六位美女都被绑成驷马,每个人还被固定了5枚跳蛋,依旧两枚夹住乳头,一枚抵住阴蒂。    接下来,经理打开一个大套间的门,六人都被提进卫生间,挤在一起。    「想闹是吧,你们就都在这,闹个痛快!」说着,经理还打开了淋浴,走出了房间。    香瞪着方晴,狠狠地说:「强奸犯~啊~嗯~强奸犯帮凶!嗯~」方晴则回应:「你有~你有证据吗!你们国家的~嗯~你们国家的法律你~自己~没数吗?!」「我就是~啊~~我就是个路过的~啊~~~我招谁惹谁了~」吴菲儿愤愤不平。    此时的舞又没忍住眼泪,抽泣起来:「王达!哦~混蛋~」看着舞的样子,香狠狠地说:「王达~啊~我绝不~哦~绝不放过你!」香的英语随日本口音很重,但李瑶还是听懂了,王达的名字让她的泪水也涌出:「王达~嗯~是个混蛋!他全家~哦~~都是混蛋!」方晴刚想询问,孟馨却开口了:「行了~都别说了~嗯~~等~结束再说吧~啊~」就这样,挤在卫生间里的六人,徒劳地挣扎着,聆听着彼此的呻吟,等待着惩罚的结束。'/>欢乐生肖|聊天室 欢乐生肖|官网 欢乐生肖彩票 欢乐生肖|计划软件 高清自拍1
  • 欢乐生肖聊天室 Toyou 欢乐生肖 欢乐生肖|微信群 重庆欢乐生肖 少妇激情片3
  • 欢乐生肖|首页 欢乐生肖福彩 欢乐生肖时时彩优质平台 重庆欢乐生肖走势图 久草成人av
  • 欢乐生肖—开户 欢乐生肖全天在线计划 欢乐生肖的微博 欢乐生肖|聊天室 av伦理
  • 欢乐生肖10万元中奖 欢乐生肖|开户 欢乐生肖玩法 裸聊在线视频
  • 欢乐生肖 -官方首页 重庆欢乐生肖计划 快开彩票欢乐生肖 欢乐生肖组六全包 大姐姐 猫咪av 伊人大香蕉网站
  • 欢乐生肖|备用域名 福彩欢乐生肖游戏上市 欢乐生肖—开户 欢乐生肖计划 在线无码
  • 欢乐生肖计划 重庆欢乐生肖计划 欢乐生肖聊天室 Toyou 欢乐生肖彩票 做爱视频
  • 欢乐生肖—开户 欢乐生肖玩法 -优质平台 福彩欢乐生肖游戏上市 欢乐生肖|游戏 快播在线观看2
  • 欢乐生肖|首页 欢乐生肖福彩 欢乐生肖时时彩优质平台 重庆欢乐生肖走势图 久草成人av
  • 欢乐生肖计划 欢乐生肖APP 欢乐生肖|官网 欢乐生肖 -官方首页 色情
  • 欢乐生肖|免费试玩 欢乐生肖线路|玩法-欢乐生肖官方网站 欢乐生肖|计划软件 欢乐生肖代理 香蕉影音
  • ©2019 欢乐生肖|游戏 重庆欢乐生肖平台 欢乐生肖玩法 -优质平台 超碰在线AV sitemap.xml

    客服电话:15546863356

    联系人:陈自民

    公司地址:东莞平盛电子科技有限公司

    备案号:粤ICP备01007004号

    关于我们 隐私权政策 服务条款 联系我们